当前位置:首页>>全职教师>>陈平>>北大授课 双击自动滚屏


陈平教授在国家发展研究院2010届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2010-6-24 11:31:07      阅读2255次
 

同学们,

  今天,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你们毕业了,即将接受社会的考验。而我,今年从北大退休,还将继续工作并接受历史的考验。在这感慨万千的时刻,我回想过去,觉得中国的崛起不是童话,而是神话。

  我出生在1944年日军飞机的轰炸之下,母亲没有奶,所以我从小体弱多病。童年最初的记忆便是内战的大火烧到重庆,烧到我家旁边。初到上海又遭遇国军飞机轰炸。而大跃进的浪潮却给了我摆脱病痛、加入教育改革事业与攀登科学高峰的机会。华罗庚把我招到中国科大,严济慈等老一辈科学家带领我们冲击前沿。即使在困难时期饿着肚子,我们也要参加农村劳动和挑战爱因斯坦。

  中国的复兴经历许多艰难曲折,犯过许多错误。直到我1980年出国以后,遇到阿拉伯的学生、拉丁美洲的学生、土耳其和希腊的学生,才知道他们如此羡慕中国的革命甚至曲折,因为他们没有像毛泽东那样的领袖给他们的民族带来试错和复兴的机会,才会至今受西方列强的欺辱控制。我们在庆祝今天胜利的时候,不能忘记历史走过的道路。

  今天,我和同学们一样,要感谢我们的父母,感谢我们的前辈。没有他们,不可能有我们奋斗的勇气和决心。我的父母都是孤儿,我母亲的养父来自中国早期的外交官家族 ,其中有参加巴黎和会的代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属于战胜国,却要割地赔款。我母亲从小给我的教导,不是升官发财,而是要振兴中国。母亲癌症病危的时候,不允许家里人告诉我,怕影响我的学业,不能在世界上证明中国人的智慧。我的父亲先参加国军抗战,失败后游过黄河逃到大后方,加入了共产党的外围广大华行,用投机黄金的利润来购买急需的医药送给解放军。在科大,我的老师是两弹一星的元勋,年级主任是彭德怀所在志愿军司令部的支部书记,教学干事是志愿军空军参谋,生活干事是志愿军海军参谋。我们劳动休息时候听到的故事,都是中国如何在劣势之下和世界上的头号敌人作战。我们三代人的个人命运,都是和民族的命运连在一起的。中国的复兴,不是源于个人的奋斗,而是来自全民族的努力和牺牲。

  我要感谢我的老师,是他们给了我方法和眼界。在我小的时候,最初的志愿就是造军舰、建海军,打到英国去。上大学的目标是建造两弹一箭,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但出国留学后,到了剑桥,才感叹原来志向太小造就了中国的停滞落后。英国海军军官发现我们中国人错过了历史的机会,当年郑和下西洋,凭中国人的技术条件,知识和国力,都足以在哥伦布之前发现美洲和澳洲、并环绕地球,但中国人却只看到了土地,而没看到海洋。因此,今天中华民族要走向世界,就不能仅仅满足于内需和小康。我们要学习西方人的眼界,要有达尔文的眼光,能够研究世界演化的规律;要有亚当•斯密的智慧,了解劳动分工发展和大国兴衰的原因。否则,我们永远都只能赶,而不可能超。

  我们还应该感谢时代,是时代的挑战给了我们机遇。我从关注物理学转到关注经济学,是缘于1967年的参与的社会调查,而非书斋里的传道授业。我重新发现亚当斯密的核心理论,不是什么“看不见的手”,而是“劳动分工受市场规模的限制”。1980年出国以前由此理解中国经济停滞的根源,出国以后据此修正了达尔文演化的动力学,来解释文明的兴衰。我去年到过希腊,难以想象历史上曾经辉煌的民族,现在却安于享乐。希腊文明的光辉已经不在,而中华文明的光辉却得以重生。58年大跃进的梦想,是赶上英国,只是要1080万吨钢,而现在却已经达到5亿吨钢。我们为什么能走到今天?我希望我们的同学要学习毛泽东那一代人的气魄,邓小平那一代的胸怀,还有我的老师那一代人的视野,只有这样,才能带领现在的世界走出金融危机,创造西方文明以后更高的辉煌。我在大跃进、饥荒和文革度过了一系列考验,体重最高的年代是下乡四清,吃的只有玉米饼和大葱,还连续劳动和运动,但是在美国学习和研究的二十年,却丢了三分之二的胃,胃出血十几次。是回归中医和中国的生活方式,才能坚持至今,挑战了六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论。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人生经验:思维要学习西方的科学分析,但是生活要继承中国的天人合一,世界才有可持续的发展。

  在今天和大家一起毕业的时候,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点个人走出校门后的体会。第一,热门是昨天的机会,挑战是今天的机遇。北大有历史传统,但也有包袱。传统是兼容并包,弱点是没有竞争淘汰。北大的学习热情是好的,但不足是追逐名家,而没有追逐前沿。北大有非常优秀的老师和同学,但是我们的体制还不能算是世界先进的研究型大学的体制。怎么办?激励我投身教改的,是毛泽东最欣赏的大军事家拿破仑所说的话:“环境?我创造环境!”从我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了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但是直到我退休的时候,教育改革还没有成功。怎么办呢?愿和同学们一起努力!

  我走出校门后的深刻体会是,学校学习到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尤其到步入社会之后,你们会发现百分之八十的知识是过时的。那什么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探索知识的精神。我非常尊敬的一位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的萨缪尔逊,去年去世之前曾经批判他的学生曼昆,认为他的教科书背离了凯恩斯的思想。而曼昆的教科书正是我们经济学原理的教科书。在经济危机之后,我想,他所讲的十条经济学家共识的原理,起码有五条要接受时代的挑战。因此,同学们应当比我们走得更远。

  我三十六岁出国,四十岁才开始做经济学,但是我有勇气挑战好几个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假如有生之年达不到重建经济学规范的目标,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能做到!否则,世界走不出西方文化给生态文明造成的破坏。

  最后,我想和同学们分享我的好友张五常送给我的两句对联:“浩歌惊世俗,狂语任天真。”我再加两句为大家祝贺:“相约十年后,豪迈论古今。”

  谢谢!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点这里发表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打印本页
| 北京大学 | 中心概况 | BiMBA | CENET | 联系方式 | 站点导航 | 繁体版 | ENGLISH VERSION |
Copyright© 1998-2005  北京大学 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不经允许请勿挪用,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 webmaster@ccer.pku.edu.cn

京ICP备05005746